亚博是哪个

  即便四处出击,但是却并没有换来一个理想的盈利状况,就像程杭在接受采访时说的:我们有时候走的太快,没有足够的时间停下思考,红利究竟在哪里?

亚博是哪个

  虎扑如何运用好用户对虎扑的粘性,将“看篮球,上虎扑”转化为“XXX,上虎扑”,即便在不关注NBA或者热情下降以后仍然是忠实的虎扑用户,这不是做好导流与拉新就能实现的,虎扑需要创造出新的价值点,或者,在原有的板块做出革命性突破。

  近年来虎扑一直积极参与到球星中国行的营销活动中来,在李宁、安踏、匹克等国产运动品牌所举办的球星来华活动及发布会中,虎扑都积极的承担起赛事营销、活动管理、公关传播等相关业务。

  近年来虎扑一直积极参与到球星中国行的营销活动中来,在李宁、安踏、匹克等国产运动品牌所举办的球星来华活动及发布会中,虎扑都积极的承担起赛事营销、活动管理、公关传播等相关业务。

  2002年,24岁的程杭在西北大学求学时,创建了一个在线篮球社区hoopCHINA,身为公牛铁杆球迷的程杭最初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把hoopCHINA搞成一个华人公牛球迷的大家庭。

  禁播风波结束了,但是对于虎扑,这个国内最大的体育平台而言,这枚惊雷炸响后留下的挑战,还远未结束。

  又或许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也不过是阵痛,即便虎扑没有解决上述问题,但球迷是健忘的,新赛季开启后,流失的球迷还会第一时间继续在虎扑集结起来高呼“真香”,然后又一切如故的讨论比赛、黑粉球星,虎扑围绕NBA的体育营销业务还会继续如火如荼的展开。

  但是现在存在的一个显而易见的悖论是:NBA球迷是平台上最有消费能力的高净值用户,他们的消费大都围绕NBA球星买单,当他们对NBA心灰意冷心有芥蒂后,即便留住这些人也很难保证其原有的消费能力。

  换言之,高净值用户消费能力下降,逐步边缘化不是一个通过运营导流就能解决的问题。除非虎扑有机会找到新的变现渠道。

  当然面向军迷市场的体量与NBA球迷的市场体量差距巨大,铁血的经验不一定完全适用于NBA,但是至少有一点,一定值得虎扑去思考。

  在湿乎乎板块(讨论NBA),球迷们对NBA的抵制还在继续,更有很多人表示,即便NBA复播,心里也会介意这次事件。

  禁播风波结束了,但是对于虎扑,这个国内最大的体育平台而言,这枚惊雷炸响后留下的挑战,还远未结束。

  在电商平台上做单一的流量入口,这是一门不错的生意,但是想象的空间和天花板实在有限。更重要的是,佣金收入与外部电商环境关联巨大。

  2011年-2012年,是互联网从PC端向APP端转型的关键节点,也是从2012年开始,虎扑开始在资本的助力下高速发展。自2012年9月开始,虎扑在三年内先后完成三轮融资,同时向电商平台、线下赛事IP、体育投资基金领域内发力,积极的扩展业务边界。

  这些家长里短的琐碎话题,直男们同样也能聊得津津有味,不仅如此,他们还会评选一年一度的虎扑女神大赛,有正儿八经的抽签、分组、投票、复活赛等环节。所以,步行街上的丰富活动有的是乐子帮助无处看球的球迷们消磨时间。

  当球迷选择脱粉甚至转黑以后,相关的上下游产业全都会收到冲击,而围绕NBA球星存在球鞋球服销量更势必下滑。

  换言之,高净值用户消费能力下降,逐步边缘化不是一个通过运营导流就能解决的问题。除非虎扑有机会找到新的变现渠道。

  社区的活跃,对篮球的热爱,以及各界的认可(2004年-2007年hoopCHINA多次代表中方媒体采访公牛队),程杭开始燃起对未来的憧憬和规划。

  但是现在存在的一个显而易见的悖论是:NBA球迷是平台上最有消费能力的高净值用户,他们的消费大都围绕NBA球星买单,当他们对NBA心灰意冷心有芥蒂后,即便留住这些人也很难保证其原有的消费能力。

  随着NBA球迷们的“感情受伤”及忠诚度下降,一部分忠实球迷很可能选择脱粉成为路人,甚至不再关注NBA。

  在湿乎乎板块(讨论NBA),球迷们对NBA的抵制还在继续,更有很多人表示,即便NBA复播,心里也会介意这次事件。

  所以现在摆在虎扑面前的问题就是,当球迷不买NBA的账以后(或者说买账的球迷在未来一段时间后大幅减少),后续该如何运营?

  虎扑如何运用好用户对虎扑的粘性,将“看篮球,上虎扑”转化为“XXX,上虎扑”,即便在不关注NBA或者热情下降以后仍然是忠实的虎扑用户,这不是做好导流与拉新就能实现的,虎扑需要创造出新的价值点,或者,在原有的板块做出革命性突破。

  但从2007年开始,国家加强对网络小说的内容监管,军事题材的小说因为内容的敏感性和特殊性,首当其冲的成为被严查的对象。

  就目前来看,虎扑抓在手里的红利,只有NBA及其周边,在2018年,和NBA联系紧密的线上电商和体育营销分别占到虎扑总营收的4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