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888

  应评论要求,文中某句话坚决不删并以黑体注明。另:折腾到了今天科学和民主一个都没捞着,大清亡的还真是冤。

yabo888

  那么很好办。弄一个极其灵敏的振动传感器,接在实验者手腕上,得到动脉搏动的振动曲线。如果实验者中的怀孕者的振动曲线有共性特征,并且未怀孕者的曲线无此特征,则说明脉搏确实能反应人体的妊娠情况。反之则说明没有。



  肯定能验出来而且很简单,但是不接受检验。因为:1老中医都不上网,不知道这事儿。2上网的老中不和你一般见识,这是侮辱中医。3钱太少,有这项技能的老中医身家不可估量,不在乎这点钱。4如果有人应战了请注意,这个人很可能不是线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所以只诊脉不让问不行。6你个科学跟我都不是一个体系的就想来检验我? 7中医诊脉的手法都是家族传承,有独家之秘,不能公之于众以防被人偷学。8……欢迎补充。总之,我说能就是能,但是不接受检验。

  这种传感器肯定比人手要灵敏得多,它要是检测不到,人手也不可能检测到。而且如果它在人手的检测范围(振幅和频率的一定范围)之外检测出这种共性,但之内没有,那也说明“号喜脉”是不可能的。

  很有意思,在很多人大谈医德云云,这为人基本口德都没有,还能登堂入室,我也就懒得再说什么,拉黑了之

  有质疑我为什么不手机查查什么意思的,吃土宝宝到现在都不能任性地随时用流量。四年前还在上学的时候手机的流量包够我随时掏出来上网查东西?等回去拿电脑查就有过错了?

  那么很好办。弄一个极其灵敏的振动传感器,接在实验者手腕上,得到动脉搏动的振动曲线。如果实验者中的怀孕者的振动曲线有共性特征,并且未怀孕者的曲线无此特征,则说明脉搏确实能反应人体的妊娠情况。反之则说明没有。

  ps.也许有人已经做过这个实验了?我没查文献,只是出一个思路。哪位要是有时间和经费,可以来一来······

  喜脉就是滑脉,月经来前也会有。“望闻问切”四步一套技术不可割裂,切是最后一步,只能切脉就跟“悬丝诊脉”一样,是传说故事而已。真的接了挑战,我才觉得奇怪。

  ------------------------------------------------------------------------------

  喜脉就是滑脉,月经来前也会有。“望闻问切”四步一套技术不可割裂,切是最后一步,只能切脉就跟“悬丝诊脉”一样,是传说故事而已。真的接了挑战,我才觉得奇怪。

  回顾一下几年前的“验孕”,阿宝和王志安广发英雄贴,没有中医应战,@中医杨桢 折腾了好久,以不符合伦理放弃挑战,可谓赚了面子又赚了里子。这次的事别看这么热闹,到时候恐怕还是虎头蛇尾。

  所以说为了验证中医能否查出怀孕就不许人家看病人问病史单单只让把脉的,那是耍流氓。然而要是有人跳出来说自己就是行就能单靠把脉验孕的,这是线w来的还是为了给中医正名来的,那位仁兄真要是接了这茬的话,我等中医黑们快把意大利炮收回去,那是伪装起来的友军啊。

  应评论要求,文中某句话坚决不删并以黑体注明。另:折腾到了今天科学和民主一个都没捞着,大清亡的还真是冤。

  问题问的不是怎么看待这一事件么,怎么不少人不约而同地开始撕“中医到底有没有用”了,看来中医和转基因果然是知乎的月经问题,前辈诚不欺我(笑)。

  回顾一下几年前的“验孕”,阿宝和王志安广发英雄贴,没有中医应战,@中医杨桢 折腾了好久,以不符合伦理放弃挑战,可谓赚了面子又赚了里子。这次的事别看这么热闹,到时候恐怕还是虎头蛇尾。

  胜则真华佗,败则假中医。你们对中医还真严苛,即使人家没摸出喜脉来,人家就不是好医生?你们粉闹得比我们黑的还凶。

  有个自称医学生的问哪家医院是不查尿要抽血的。你是医学生你问我啊,这么多年每次姨妈不正常去查都被抽血,要是过度医疗快来找我,我请你帮我医闹去。

  在这场博弈之中,已经能确定一方是存心抹黑中医的前提下,我觉得,甚至没有必要去分析国医东方了。就算国医东方是神医又如何?就算国医东方不是神医又如何?一个存心黑中医的人会为这个所动吗?

  回顾一下几年前的“验孕”,阿宝和王志安广发英雄贴,没有中医应战,@中医杨桢 折腾了好久,以不符合伦理放弃挑战,可谓赚了面子又赚了里子。这次的事别看这么热闹,到时候恐怕还是虎头蛇尾。

  ------------------------------------------------------------------------------

  可是接下来老婆突然拼命找酸的吃,又食欲大增,动不动流口水,甚至有一天还干呕…怎么看都是怀孕了。

  。这个评论员李先生就是一例。你不能用九十年代司马南对付骗子那套办法来对付传统医学,这是没用的。传统医学的传习者混了那么多年,临床实战经验远在你之上,用这种测试太乃衣服了。

  在这场博弈之中,已经能确定一方是存心抹黑中医的前提下,我觉得,甚至没有必要去分析国医东方了。就算国医东方是神医又如何?就算国医东方不是神医又如何?一个存心黑中医的人会为这个所动吗?

  所以,自一个黑子发起这件事起,这件事就已经没有分析的必要了,这件事可能会演变成我们见过的任何一场毫无营养的撕逼中的任何一种情况,我们甚至可以用某种模板去套用:撕了一万年的转基因黑白、暴黑暴白、某本小说黑白、某个电影黑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